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明 > 正文

被诬“鬼附身” 辽宁一5岁龄童惨死众亲人手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14

  一个刚满5岁尚不谙世事的男孩,在参加其二叔在家中操办的所谓仙堂“开业出马”的仪式时,被其二叔及邻人当做是“有鬼附身”的怪物而活活打死,并偷偷掩埋。昨日,记者在凌海市采访此事时了解到,这起因从事封建迷信活动导致未成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在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同时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目前,两名涉案人员也已被当地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他人为由批捕。

  负责办理此案的凌海市刑警大队六中队的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说,本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有两人,分别是姜锦柱和金吉平,二人为夫妻关系,今年均41岁,初中文化。此外,另有4名参与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分别是姜锦柱的父亲和邻居。

  今年3月29日早6时,一直疾病缠身的姜锦柱告诉妻子金吉平,家里供奉的“礼堂”要开业,他就可以“出马”了,为此要搞个仪式。尔后,二人回到凌海市翠岩老家将老父亲姜越发和母亲及侄女还有刚刚5岁的侄儿姜涛(化名)接到凌海家中。

  3月30日上午11时,姜锦柱又请来几个邻人在家中举行仪式,让大家给供奉的“仙位”磕头。

  14时许,仍在举办仪式的姜锦柱见到侄儿姜涛在屋内又蹦又跳的样子感到非常害怕,在得知姜涛和他同样属虎后,大喊有“小鬼”附在姜涛身上,自己的病就是侄儿身上的鬼给闹的。他立刻将姜涛从地上拽到炕上一阵毒打,并让当时在屋的金吉平等人帮忙驱鬼。

  被摁倒在炕上的姜涛拼命地反抗,姜锦柱就用嘴咬住姜涛的左手,一只手按住姜涛的身体,另一只手猛击姜涛的前胸、屁股。此时,金吉平等人也不顾孩子的哭喊,扑上来,采用各种手段残害这个5岁的男孩。其中一人用家用的做活针猛扎姜涛的十个手指、十个脚趾、人中和嘴角两侧,口中念念有词,进行“驱鬼”。姜锦柱见侄儿渐渐地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又用水果刀在姜涛的左大腿处割了一个口子。金吉平也照样在姜涛的右大腿及双脚脚心处割了几个口子,说是要放血。与此同时,金吉平让邻居给姜涛写了一个“符”用火烧了之后,扔进水里,要给姜涛猛灌下去,但没有成功。

  姜锦柱又让他人到市场上买来一只鸡,将鸡血洒在已经奄奄一息的姜涛身上,又指使他人往姜涛身上泼了十余盆凉水。当众人折腾得差不多时,有人发现,小姜涛已经人事不醒。当姜涛被送到医院治疗时已经来不及了。

  为了隐瞒事实线日偷偷将小姜涛的尸体运回翠岩乡,并悄悄掩埋。村里人立刻将此事报告给公安机关,在警方的连续调查之后,姜锦柱、金吉平等人供认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在凌海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已被批捕的姜锦柱、金吉平夫妇。面对记者的采访,金吉平低声说:“我是被封建迷信害的呀。我老头得了病后整天疑神弄鬼,我心疼他所以就跟着他做了傻事,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身材矮小的姜锦柱望着铁窗外始终沉默不语,想了好久他才说:“去年冬天我就感到身体不舒服,几个朋友带我去看了几个‘大仙’,她们都说我是‘鬼附身’,给我画了几道“符”烧了以后拌着水喝下去,可非但病没治好,反而更加严重了。我没想过去看医生,就是迷上了这些‘大仙巫婆’的线日那天决定开‘仙堂’,没想到我的亲侄儿竟然死在我的手下,我没法向他的父母交待呀。”

  据办理这起案件的公安干警介绍,以算命、驱鬼、治病为由骗取钱物的巫婆,大多是一些生活贫困而又好吃懒做的农民,“成仙”的途径基本一样——躺倒在床上几天不吃不喝,然后宣称自己是“神仙附体”,有了“超凡能力”。他们能说会道,蒙蔽农民,在农村大力宣称自己的“法术”,例如说自己摸一把就能让人头疼,通过这种伎俩有意识地在农民中造成一种对他们的恐惧感,所以有些巫婆露出马脚时村民也不敢吱声,怕惹祸上身。姜锦柱就是被这些巫婆所毒害,弄得现在自己身陷囹圄。

  在科学成果和科学精神的推动下,人们正一步步地从愚昧、迷信中解脱出来。然而,愚昧、迷信仍会有残余影响,并可能得到一部分人的认同。尤其在我们这样一个有着数千年封建统治历史的大国,由于旧的思想观念的影响和地区文化发展的差异,在部分落后农村,封建迷信思想残余依然存在,因此破除封建迷信工作任重道远。(杜凯本报记者 陈琦岩王鹏)